设为首页 | 加入收藏
尉氏县最新新闻消息
您当前位置:主页 > 娱乐新闻 > 折腾!扳倒了权臣,保住了江山,司马懿曾孙为什么还想

折腾!扳倒了权臣,保住了江山,司马懿曾孙为什么还想

时间:2020-06-03 05:05 来源:未知   点击:

甜蜜的清晨来临了,生活中所有的精华,一下子展现在人们的眼前。在熟悉的房间里面所进入的陌生梦境,隐隐约约的恐惧消失了。对于普通人来说,轻盈、柔情和快乐,冲破夜幕,与东升的太阳一起,重新来到了人间。

楚王司马玮嘴里面,却还残留着黑夜苦涩的味道。想到自己有一天可能会像杨骏那样死去,或者不得不像东安王司马繇那样在一个遥远的边陲郡县渡过余生,他感到可怕至极。

由此,从恐惧的深处,慢慢浮生起竭力的抗拒。他很难想象那样的结局和那样的生活。皇位,曾经那样的遥远;而曾几何时,它又是那样的迫近,比如诛杀杨骏的当晚……多么危险而又诱人的位置啊。以自己的能力,只要能够坐在太极殿的最高处,虚无或永生,似乎都不是太重要的事情了。

楚王司马玮 画像

狂野的内心,使得这个年轻的王爷逐渐淡忘了某些道德方面的承诺,而汝南王逼迫他离开京城的企图,最终使得他的愤怒变得有些近乎疯狂。

此时此刻,他需要一种安慰,需要做些什么来起到镇痛的效用。被人剥夺的痛苦,相比死亡,似乎是一件更为残酷的事,人们无法对此漠然置之。被剥夺的恐惧,特别对于年轻人来说,不会轻易消散,反而因为对未来的冀望而更加增长——当然,恐惧、抗拒、忧虑,这些人性中最羸弱的部分,其实它们的实质和死亡差不多,但曾经的人生辉煌,莫名其妙的眷恋之美。

司马玮并不是一个天生神经过敏的人,也从未哀叹过自己的生活道路。作为大晋帝国的直系王子,本来有着清晰的命运轨迹。如今,却要面对无数个疲惫的、痛苦的时间煎熬。那些最朴素无华、最无忧无虑的年代,消逝殆尽,一去而不复返了。

京城,如今变得这样陌生,他所感受到的那种焦虑,往往衍变为深深的恐惧。死亡,或者是一种全新的生活,在杨骏和几千个活人丧命后,选择的道路变得只剩下上述两条。与世无争的安静,已经变成不可企及的妄想。

楚王司马玮 画像

对于一个二十一岁的王爷来说,楚王司马玮确实应付不了那么复杂的京城漩涡。好在他身边有两个人可以作为主心骨,一个是长史公孙宏,一个是舍人歧盛。这两个人,都出身寒门,见多识广。尤其是公孙宏,几十年来东游西走,对京城各种势力探挖深广,果决能断,在诛杀杨骏的过程中,他出力尤多。

如楚王这般自幼养尊处优的王爷,仔细思之,其实都只是那种一直躲在金光摇曳的奢侈池内安逸的游鱼。危险的人,危险的事,自从武帝死后,往往都躲在暗处,随时随地贪婪凝望他们。在混乱的时世,那些无法预测的黑暗,可能突如其来地突然把他们掠走或者吃掉。

“如果汝南王强迫我们诸王各回藩镇,这可如何是好呢?”

早春的良辰美景,一点不能让楚王司马玮感到任何欣悦之情,他焦躁地问身边的长史公孙宏和舍人岐盛。

东安王司马繇 画像

“东安王司马繇就是前车之鉴。殿下,您乃武皇帝至亲骨肉,当今皇帝亲弟弟,而且,诛除杨骏,您首立大功,如果按照汝南王的要求离开京城,日后内乱变起,远在藩国之内,只能束手待擒,没有任何反抗的余地……”歧盛说。

歧盛身高五尺,个子近似侏儒。但他智力超群,怀有不俗的医技,与京城权要广有往来。即使杨骏生前,歧盛也曾经是这位当朝太尉的座上宾。所以,汝南王司马亮和太保卫?都特别厌恶歧盛,认为他首鼠两端,很想中之以法,把他除掉。

深知自己危险的处境,歧盛一直鼓动楚王司马玮先发制人,乘间获取朝廷大权。

“当今之计,一定要往贾皇后身边靠拢,先稳住一方。我们要联合贾氏的势力,让汝南王和卫?在朝中失势。”歧盛折断了一根手中的树枝。

图文阅读